名花坊视频在线-俺去操偷偷草天天操__综洲伊干网_亚洲第一偷怕区


你的人偶 29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3333.com

12月的时候,首尔没有几天好天气,每天都是阴沈的天色

    从日本回到韩国。先是处理了一遍公司里吃里扒外的家伙,然后就是跟其他

    几个经纪公司扯皮索要赔偿。

    而我把这事丢给公司里面专职法律的部门之后只吩咐一句,「只看结果不看

    过程! 」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事后的发展。

    「啪啪啪啪」一阵响声响彻房间。

    「呃呃呃呃好舒服oppa我还要还要啊啊啊用力。

    再用力」「呼呼呼呼艺珍你个小妖精」在黑暗的房间里,一阵

    阵肉体的撞击声迴荡,一声声娇柔的喘息中混杂着浓重的粗喘,肆意的在房间中

    横行。

    「咔嚓」一声客厅的门被人从门外推开,来人不顾房间迴荡的淫秽交响乐,

    穿着高跟鞋淡然的走到墙边打开了客厅的灯,光明瞬间驱走了黑暗,而她也看清

    了两具在客厅中央交缠在一起的身体。

    我双手抓着躺在地毯上那个具雪白娇体的脚踝左右分开,跪立在孙艺珍的双

    腿之间来回挺动着腰肢,伴随着男人的冲击,孙艺珍被我 起的雪白大腿都会发

    生一阵肉眼可见的颤抖。孙艺珍雪白的肌肤因为欢愉而变的粉红,粉嫩的在我身

    下来回扭动,一只雪白的藕臂交叠在一起撑在我的小腹上,随着我的动作支起,

    落下,原本白皙的娇颜被熏染了一层嫣红,被汗渍润湿的头髮一丝丝的贴在她光

    滑的额头,一双美目瞇起,勾起嘴角流露出一股愉悦。

    「哦莫!艺珍你又偷吃!」来人看着两人目无旁人的享受,一点也不在乎谁

    开的灯,到现在连回头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惹得她支起手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站在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我的肉棒在孙艺珍美穴之间出出入入的景象,

    我的睾丸每次沖击都会紧贴孙艺珍的阴户,每次的 起抽出都会从孙艺珍的花径

    之内挤压出一缕透明的爱液跟随着肉棒从小穴挤出,顺着孙艺珍浑白的股沟一路

    流淌而下在我们交换处的地毯上形成一滩水渍。

    女人解开大衣外套的拉鍊, 起纤纤玉手对着自己的脖子轻轻的扇动,轻轻

    跺了跺脚,「你们俩!!!」白皙的小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爬满了粉色的

    红晕,明明已然十一月的天气在外套里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羊毛衫,下身却穿着

    一条短裤配着一条黑色丝袜,黑色发亮的丝袜包裹不了她雪白的大腿,从中透出

    一股神秘的白皙,脚上却违和的穿着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视觉的冲突使人不由

    自主的把视线集中到她的那两条黑丝美腿之上。

    我把孙艺珍两条美腿分别扛在我的肩上,两只手就这样抱着她那两条大腿作

    为支点,让我的腰挺动的更加的用力,每次的抽入之间都会从孙艺珍的小穴中硬

    挤出一丝透明的爱液,在反複的冲撞中锤炼的黏黏的链接着我和孙艺珍的下体。

    「啊啊啊啊好舒服oppa用力」孙艺珍的小腿贴在我的肩上,

    可爱雪白的小脚丫慢慢崩直,一根根脚趾好似抽筋般分开,各自用不同的频率颤

    抖,扬起绝美的脸蛋,微张的红唇放肆的娇喘,已然到达关键期的孙艺珍无暇顾

    及有个女人穿着银白色高跟鞋就站在门边看着,只是紧随自己的本心叫喊出声。

    「啊啊啊。oppa!!用力我快去了用力射给我射给我

    啊啊啊!去了! !去了! ! !啊∼∼∼∼∼∼! ! ! 」孙艺珍在一声悠长的娇吟

    声中攀上了情慾的顶峰,原本挺直的娇躯好像抽乾了全身力气一般瞬间瘫软在地,

    起伏着胸膛不停的喘息着,而我却在孙艺珍满是泥泞的小穴中继续耕耘,直到孙

    艺珍战栗的娇躯慢慢平复才缓缓的停止动作,就这样静静的趴在孙艺珍柔软的身

    体上,但是嘴巴却不停的吸舔着她的乳头,插在孙艺珍体内的肉棒享受着她高潮

    之后花壁本能的研磨。

    「哈啊!啊啊」随后我在孙艺珍的小穴中又狠狠的顶了三下才拔出依然坚挺

    的肉棒,一丝坚韧的爱液从孙艺珍的阴唇间一直连繫着我的胯下,扯出一根透明

    细密的丝液,颤颤巍巍,平添了几分淫乱的气息,而在孙艺珍下体的阴唇周围被

    一圈细密的白色泡沫所包围,她阴唇之间的美穴还不停的往外吐着一个个小泡泡,

    偶尔轻颤的雪白大腿无力的大张,起伏不定的酥胸好似破风箱一样- 在「呼哧呼

    哧」中,孙艺珍搧着鼻翼贪婪的呼吸着空气,陀红的脸蛋露出极度满足的神色,

    瞇着迷醉的眼眸全身瘫软的软倒在地毯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站起身回过头看去,挺着根硕大冲着她露出一个微笑说,「奴那!你今天

    怎幺有空过来,难道延正勋放心你这幺晚还不回家幺? 」原来,走进房间的赫然

    是韩佳人,「我又不是卖给他了,为什幺晚上不能出门,说的姐姐我好像在家没

    有地位一样! 」韩佳人眼色迷离的看着我的粗大肉棒,一脸无所谓的回到。

    我走到韩佳人身边脱掉她的外套扔到沙发上,两眼冒光的看着她,伸手抓住

    羊毛衫凸起的一坨完美的弧线型之上,来回按压揉捏。

    「嘤∼嗯∼∼∼」韩佳人一声娇哼, 起满面桃花的娇颜,笑吟吟的看着我

    说:「我今天来可不是陪你小子乾这个的。」说完 手把我正在她胸口做恶的手

    掌拍掉,撇着眼角继续说道:「你的那些小女朋友呢?去找她们呀!一个个都比

    我们年轻,还都是少女偶像! 」我一脸苦笑的看着韩佳人双手环肩对着我不停的

    碎碎念,自从前几天把和泰妍她们的关係告知孙艺珍和韩佳人两人后,孙艺珍只

    是没日没夜的索求,怎幺餵都餵不饱,而且被孙艺珍癡缠着,连公司都好几天没

    去了,孙艺珍自己也推掉了好几个通告,整天腻歪在孙艺珍的公寓中,直到这时

    候我才对古代所说的红颜祸水的含义理解的更为透彻了。

    而韩佳人和孙艺珍私下里的关係居然是闺密,在得知了我和少女时代的关係

    之后,直接躲着我走,还说什幺男人真危险,兔子不吃窝边草之类的话。

    让我想要来一次双飞的愿望直接落空,曾经还一度想要和我划清界线,被我

    绑住双手狠狠的草乾了一顿之后才安稳下来,但是想要两个人一起玩花样就是癡

    心妄想的感觉。

    想到这,我胯下更加的坚挺,双眼冒绿光的看着韩佳人诱人的身体,一个虎

    扑上去却被她扭腰躲过,漫步走到沙发边坐下,翘起一条美腿说道:「刚才艺珍

    没有满足你幺?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一下那部电视剧就等你这个男主角出现就开拍

    了,这几天一直看不到你的人影你该不会是一直呆在这里吧?导演都快急疯了! ! 」

    我抓了抓后脑,一脸灿灿的说道:「都準备好了幺?那过几天就开拍吧!」「还

    过几天? 」韩佳人猛的提高了音量,皱起小脸冲着我说道:「我们全都準备就绪

    了!你还要过几天?你到底想不想拍?不拍直接解散剧组算了。 」韩佳人皱起秀

    眉对着我声讨着。

    顺手把我脱在沙发上的衣服丢到我身上说:「穿上!」我一看韩佳人一脸谈

    工作的态度,无趣的穿上了衣服,拿起沙发上的毯子盖在侧躺在地上的孙艺珍身

    上,有地热躺地上还暖和点,韩佳人看着我做完这一切,在我身后微微的点了点

    头。

    晚上的时间就在我和韩佳人讨论工作中流逝,最终决定明天正式开机,当场

    打电话给了导演和公司影视部之后,韩佳人才满意的站起身準备回家。

    我仰躺在沙发上欣赏着韩佳人的身姿问:「现在就走吗?不陪陪我?」韩佳

    人转头甩了一个卫生眼给我,指着到现在还未回神的孙艺珍说:「你还用我陪?」

    我坐直身体,看着孙艺珍那在毛毯的覆盖下都无法遮掩的美丽身段,下身慢慢的

    坚硬挺立起来,韩佳人一看我的眼神和下体膨胀的裤裆,翻了一个白眼,啐声道:

    「男人!」转身迈着裹着丝袜的两条美腿走出了门,「嘭!」的一声重重的甩上。

    我蹲在孙艺珍的身边,伸手撩拨了一下因为汗渍而紧贴在她洁白脸颊上的发

    丝,低头在孙艺珍红晕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瞇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她的体香,伸

    手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咔嚓,」还没等我把上身脱掉,韩佳人玩味的打开门,站在门口好笑的看

    着我,「就那幺急不可耐?」韩佳人对着我说到。

    「奴那你到底想干什幺。让你陪我你又不来。」「别误会!」韩佳人冲

    我摆动着双手,「外面下雨了,你送我回去!」我从兜里掏出钥匙扔了过去,

    「自己开回去,明天直接开到剧组就好了。」韩佳人气愤的说:「那我怎幺跟政

    勋解释?大晚上的开别的男人的车回家? 」「这我就管不着了!」我冲着韩佳人

    耸了耸肩说道。

    「你说什幺!」韩佳人秀眉一挑,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拧着我的耳朵开始180

    度旋转,脸上却笑瞇瞇的发问。

    「是!奴那我立马送你回去,怎幺能辛苦你自己开车回去呢,走吧!」我急-

    忙正色站好,满脸严肃的看着韩佳人说。

    「那走吧∼还等什幺?」韩佳人笑瞇瞇的看着我,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止,继续旋转- 着我的耳朵。

    「奴那!」我双手合十,弯着腰随着韩佳人连连求饶,韩佳人鬆开小手,把

    钥匙抛了回来,站在门口说:「走吧∼亲爱的!」我打了一个寒战,连忙走出门。

    门外,黑色的天幕不透一点光亮,小雨在这阴冷的天气里落到人的脸上好似

    针扎一样的感觉,从温暖的房内出来,我抖了抖身上的寒气,拉起韩佳人柔嫩的

    小手就冲进了雨中,「呀!慢点!我穿的高跟鞋。」半个小时后。

    首尔江南区.net

    「到了。」我转头看着躺在椅子上假寐的韩佳人。

    「唔?」韩佳人摇了摇头,揉了几下太阳穴,清醒之后看着黑漆漆的房子幽

    幽的说:「要进来坐坐幺?」「延正勋不在意幺?」我好笑的看着韩佳人问道。

    「他晚上可能不回来,哎∼」韩佳人转头看着窗外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听出她的语气不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问道:「怎幺

    了?吵架了? 」「他希望我一直呆在家里不要出去工作,但是我不想变成一个附

    庸在他身上的女人。 」韩佳人语气低落的说着,「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的吗?一定

    要把女人变成专属你们的附属品? 」我轻轻拍着手说:「奴那我可不是这样的人,

    你看泰妍她们还不是被我派到日本去了?我跟其他男人可不一样!要不奴那你离

    婚吧! 」我不停的蛊惑着,「到时候你想干什幺没人拦着你啦!又自由,想男人

    的时候来找我,想工作就去工作,多好! 」「要死啦!」韩佳人白了我一眼,打

    开车门迈出一条美腿,转头风情万种的问道:「真的不来喝杯咖啡?」我连忙解

    开安全带,「我可没说不去,走吧奴那!」说完当先开门下车走向了房子。

    韩佳人抿嘴一笑,关上车门跟在我的身后,一前一后的走进家里。

    刚到门口,原本小雨沥沥的天气好像被谁打开水龙头一样,「轰」的一声倒

    了下来,我看着水帘密布的天空说:「好幺,这次想走暂时也走不了了。」「别

    贫了,进来吧。 」韩佳人拍了我一下,打开门对着我说道,柔柔的眼神看着我进

    门才跟进来。

    「穿这双。」韩佳人看着我对着两双拖鞋发楞,马上从鞋柜拿出一双拖鞋,

    还补充一句,「新的!」外面的大雨没有一丝停止的迹象,我和韩佳人坐在客厅

    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咖啡也喝了三杯,晚上估计是要失眠了,我苦恼的看着

    眼前又被倒满的咖啡想到。

    「咯咯咯咯。」韩佳人看到我苦恼的神情好似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

    倒在沙发上笑得花枝乱颤。

    我转眼就明白了韩佳人是故意的,「你晚上可以去找你那些女人乱搞到天亮

    啊∼」韩佳人无所谓的说道。

    看着韩佳人一点也没有愧疚的表情,我站起身扑了上去。

    「啊!干什幺!呀!」「啪!啪啪!」我把韩佳人横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冲着她那被直筒群包裹着的屁股 起了手,狠狠的甩了下去,「做错事就要受罚。」

    「放开我,放开我呀!我可是奴那。」韩佳人挥舞着双手不停的挣扎。

    我理也不理,只管对着她的臀部挥着手。

    片刻之后,韩佳人抗议的声音变得好似小猫似的低语,「唔唔∼不要∼哦∼」

    偶尔发出的抗议声不但阻止不了我的作为,更让我心里的慾望烧的失去理智。

    我把韩佳人甩到沙发上,韩佳人完美的身姿在柔软的沙发上陷出一轮完美的

    曲线,站起身连内裤也不脱,拉开拉鍊就掏出充血坚挺的大鸡巴。

    韩佳人看到我的动作一惊,连忙摆手说:「等等等政勋等下就回来了。」

    我伸手按住韩佳人美丽的脑袋,把大鸡巴塞到她的眼前,不停的用前端的龟头顶

    着韩佳人脸蛋上滑嫩的皮肤,最后顺势一滑整根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唔∼∼」韩佳人被我的鸡巴堵住了嘴巴,从鼻子里哼哼了两声就吸吮起

    来, 起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侧躺在沙发上无奈的叼着我的肉棒,「吧唧吧唧」

    的吸吮,用舌头卷,牙齿轻咬,小手滑撸,用尽一切办法想让我尽快射出来。

    而我难得看到韩佳人急切的一幕,也不心急,安稳的跨坐在沙发上,伸出手

    隔着丝袜抚摸着韩佳人的大腿。

    良久,从韩佳人的口中抽出依然挺拔的鸡巴,韩佳人一脸不满的吐字道:

    「怎幺还不射啊!你快走吧!!他就快回来了。」韩佳人 头看着墙上的时钟催

    促着。

    「奴那!你又想点了火就赶人!」韩佳人经常性撩拨一下我的火气,然后拍

    拍手走人,让我去找其他女人,搞得我欲仙欲死,这次好不容易被我抓到痛脚,

    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抱起韩佳人的身体让她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背,手抓

    着她的裙摆用力一撩,雪白的屁股上一条蕾丝花边的内裤,顺手扒拉到一边,扶

    着鸡巴就顶在了洞口,蓄势待发。

    韩佳人被我一套快速的- 组合拳直接打蒙了,回过神来惊恐的用纤细的小手

    紧紧的握住我的肉棒,转头看着我的脸庞说:「不要!现在不行!明天好不好

    明天你想怎幺样都行」我撕拉一声把韩佳人的外套撕扯扔掉, 起手隔着

    那件粉色的羊毛衫揉捏着她的胸部,「呃∼」韩佳人一声娇哼,还没反应过来就

    被我的龟头顶到了了她小穴之中,一只小手根本没法全部握住的肉棒一直顶到了

    三分之一还要多才碰到韩佳人的小手,「嗬∼∼∼」韩佳人猛吸了一口凉气,握

    着的小手微微鬆开,趁着这个机会我狠狠的顶了一下,全根插入了她的身体,在

    韩佳人的身体深处感受着她柔软的一切。

    「啊呃∼」韩佳人瞇着眼睛微喘,挺着起伏不定的胸部努力的适应着身体被

    填满的感觉,两条透明色的黑色堪堪到大腿根部从中透出一股莹玉的肉色,更加

    刺激男人的感官,由于我突然的插入,韩佳人的小腿用力的崩直,温暖如春的花

    径之中紧紧的夹住我的肉棒,我还能感受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微微蠕动的肉壁

    不时的按摩我的大鸡巴。

    我伏身把头靠在韩佳人背上的粉色毛衫上,深嗅了一口香气张嘴说道:「奴

    那!我很嫉妒! 」「什什幺呃呃。够了拔出去吧」韩佳人转头

    看着我的眼睛奇怪的问,扭了扭腰肢催促我离开她的身体,却不知这动作跟泰妍

    求爱时的动作是一样的。

    这让我插在她小穴中的鸡巴瞬间大了几分,「啊!好涨。」韩佳人被撑到极

    致的花径又被涨大的鸡巴撑开,低头抵着沙发不敢置信的吐着热气,随后转头看

    着我似笑非笑的脸,「什幺啊!他真的快回来了啊!」韩佳人急切的扭动身体不

    安的催促。

    「呼∼」我先深深的吸了一口她身上的香气,双手随后紧扣韩佳人嫩滑雪白

    的臀肉两侧,腰肢摆动,一下把肉棒从韩佳人紧凑的花径中抽出,韩佳人轻轻的

    呼出了一口气,心里微微有点失落的感觉,但是还没等她细细体会,就被我更加

    狂烈的冲击撞的整个人趴在了沙发背上,「我嫉妒延政勋每天都能干你!」「啊!!!」

    韩佳人一声惨呼,双手用力的抓着沙发沿上,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木板

    一样,整个人都趴在上面,急促的喘息。

    「什幺啊!嗯那现在是谁在干我?啊?」韩佳人恼怒的转头说道。

    我轻笑的看着韩佳人仅露出的那一截莹玉雪白的肌肤,撕拉一声那件黑色的

    蕾丝边内裤就离她而去了,看着韩佳人嫩滑白皙的臀部,我咽了一口口水,两只

    手掰开肥美的臀肉看着韩佳人粉嫩的后庭花,伸出手就欲捅进去。

    「啪∼」韩佳人往后一挥手打掉了我想要作恶的手,身体一摆跪直了身体,

    回头严肃的看着我,「拔出去!」不容拒绝的清冷说着。

    我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低笑着说:「奴那!你难道没发觉我已经顶到了幺?」

    说着还得意的扭了扭腰。

    「嘤咛∼」韩佳人只感觉自己浑身一软侧倒在沙发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说:

    「呃啊!什幺啊不不」韩佳人感觉自己身体深处的一点柔软被一根

    火热顶开,不停的燃烧着自己的力气烧的她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就在我準备策马奔腾的时候,「滴滴」。一声清脆c 鸣笛声从窗外传进屋内,

    韩佳人明显一震,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伸出玉腿一下把我踹了出去,「噗嗤」一

    声我的肉棒和她的小穴分离。

    「怎幺办怎幺办他回来了!!!」韩佳人通红的俏脸唰的变的毫无

    血色的苍白,手足无措的呢喃自语,「鞋子!对!鞋子!」韩佳人一下惊醒,胡

    乱的拉下- 自己的裙摆,跑到门口拿起自己的银色高跟鞋和我的鞋子,把自己的

    拖鞋脱在门口,赤着脚跑了回来,「快快。」韩佳人拉起我的手腕就往一间房间

    里冲,我连忙拉住她,在她不解与愤怒的眼神中说道:「你的内裤!还有我的裤

    子。 」韩佳人一愣低吼一声「快去拿!」延政勋开着车从细密的大雨中开来,在

    家旁边被一辆火红的跑车挡住了去路,按了几下喇叭都没人出来开走,无奈绕道

    过了好一会才开到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又转头看了看那辆火红色跑车,晃眼

    的火红色,延政勋看着有点眼熟,没有多想直接走向了房子。

    「嗯?」延政勋一进门就看到门口随意扔着的拖鞋,进了客厅看到淩乱的沙

    发和还未冷却的咖啡微微一愣延政勋奇怪的开口喊到,「嫣嫣?是你回来了吗?」

    而我被韩佳人拉进了一间房间,我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是间小书房,只有一张桌

    子,还有一排书柜其他的什幺也没有。

    「嫣嫣?」我好笑的看着韩佳人。

    韩佳人一瞪眼,捲起袖口对着我狠狠的挥了挥拳头。

    「咔嚓。」我们两个一惊,只见门慢慢的从外面打开,延政勋扫了一眼房内,

    奇怪的说:「没有吗?到底哪去了?」说着掏出手机就站在门外开始拨号。

    而我和韩佳人紧密的贴在一起躲在门后,听到延政勋按手机的声音韩佳人整

    个人都僵直不敢动了,睁着眼睛绝望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小包,韩佳人闭着眼睛等

    待着审判的降临。

    「餵!」良久手机都没响,而延政勋却说话了,「嫣嫣∼∼你在那?嗯?孙

    艺珍?佳人有在你那吗?哦!好的,谢谢啊! 」延政勋饶了饶头皮,顺手关上了

    门,「奇怪。」延政勋看着客厅的情形和孙艺珍说的感觉有点奇怪。 「额呃!」

    延政勋打了一个寒颤,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转身进进了卧室準备洗个热水澡再

    处理这件事。

    「呼∼」韩佳人紧张的吐出一口香气,伸手推开我却被我一下扯住手臂拉回

    到怀抱,「你干嘛?」韩佳人生气的说道。

    「你说呢。」我赤裸着下身肉棒赤条条的塞在韩佳人的两腿之间,紧紧的贴

    着她的丝袜上丝滑的触觉让我慾火上涌,狠不得当着延政勋的面把韩佳人就地正

    法,现在危机过去但是韩佳人却不知道我被点的炽热的慾望已经无法压制,自被

    她从孙艺珍身上拉下来,一直到插一半被迫停下,早已无法忍受,低头吻住韩佳

    人的红唇,一下把她的裙摆翻到了腰上, 起她的一条大腿扶好肉棒对着小穴就

    一桿进洞,直抵蕊心。

    「呃~ 呃啊哈∼∼啊啊啊!」韩佳人单脚站立,仰头娇呼,一声略

    显压抑的呻吟声从她的喉咙里压出消散在房间里,韩佳人连忙用一只手摀着自己

    的嘴唇,哀求的眼神闪耀着泪花看着我直摇头。

    我不管不顾的 起她的另一条大腿,韩佳人连忙把两条粉臂勾住我的脖子整

    个人挂在了我的身上,摇晃的身体,抛飞的雪臀,带出飞溅的淫水,韩佳人很快

    就被快乐所攻陷,只是本能的勾住我的脖子,虚软的吊在我身上承受着一次又一

    次的冲击

    「呃!呃啊!!!哈∼」韩佳人压低了声线断断续续的娇吟着。

    我抓着她雪白的大腿把头埋进她洁白无瑕的脖子上吸舔着韩佳人身上的香气,

    「你可以叫出来不用压抑的,真的!」韩佳人高昂的头拉了回来,白了我一眼,

    说道:「快点,再快点,姐姐我要去了啊啊嗯唔。∼∼好深」

    韩佳人浑身上下被不知何时涌现的汗液淹没,我抓住的两条美腿汗渍淋漓,原本

    就嫩滑的皮肤变得更加的滑不溜湫,我 着韩佳人打开了书房的门。

    韩佳人昏昏沈沈的被我插的快要冲上云霄,「呃!」韩佳人感觉自己后背接

    触到了被子的凉度,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我 到了卧室里,现在就

    躺在她自己的床上,「哗哗哗」隔壁的隔间还传来延政勋洗澡的声音。

    「昂!昂!啊呜!」韩佳人全身打颤,挺起腰肢一口咬住我的肩膀鬆了不鬆

    口,浑身僵直着剧烈的颤抖,小穴中喷出一股股淫水打湿了她身下的被套,过了

    好久才软绵绵的倒下瘫软在床上.(net)

    「嗬嗬嗬你想干什幺?」韩佳人皱起眉头轻轻的质问道。

    「刺激吗?嘿嘿。」我怪笑一声,拉起她的胳膊扒掉了她身上多余的衣服,

    韩佳人没几秒就赤裸裸的被我抱在怀里,被汗水憋的难受的韩佳人轻出了一口气,

    还没等她好好的享受微凉的感觉,就被我压在浴室门口,直条条的趴在那里,起

    伏的身姿慢慢的被我的身体覆盖,依然坚挺的肉棒从身后插进了韩佳人还在喷水

    的小穴。

    「你!!啊!不要别在这啊啊啊我要忍不住了唔唔唔!!!」

    韩佳人仰头想要看着我,却被我强势的压着不让她转身,下体起起伏伏碰撞的力

    度阵阵「啪啪啪」声开始响彻房间,和浴室的「哗啦啦」声相交和音。

    「嗯?」延政勋好像听到外面有什幺动静,关掉了水沖着外面喊到,「嫣嫣!

    是你吗? 」「呃!」韩佳人两只手层层叠叠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瞪大了双眼紧咬

    着牙不然自己发出一丝声音,但是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臀部被沖击的声音越来越响,

    我用尽全力的 起屁股狠狠的沖向韩佳人的雪臀,一片片通红的印记浮现在韩佳

    人原本雪白浑圆的屁股上。

    还没等我做最后的冲刺,「哗啦啦」一阵响浴室门被横向推开,延政勋头上

    满是洗髮水泡沫,嘴里叼着牙刷,看了看外面奇怪的抓了抓头,又把门关上了,

    要是他再走出来一步就会发现自己的老婆全身赤裸裸的被另一具精壮的身体压着

    紧密的贴在墙上,在门口的地上还有一滩韩佳人的蜜水。

    韩佳人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栗,两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下体喷出一股

    又一股的淫水从我们交合的缝隙中涌出滚落到地上,黏黏的链接着阴唇上面,美

    穴中的肉壁也用力的夹紧使我寸步难行,「啊!奴那,夹的太用力了,要要

    射了! 」我喘着粗气在韩佳人的耳边低喃,延政勋刚才开门的时候差点把我吓死,

    幸好反应快,托起韩佳人的纤腰甩在墙上藏了起来。

    「哼!」韩佳人嘴角微微翘起得意的轻哼一声,使劲的夹紧自己的肉壁,因

    为知道我的意图,韩佳人开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收紧自己的小穴,努力的榨乾我

    的精力,一圈一圈的嫩肉包裹着我的龟头,韩佳人紧咬红润的下嘴唇不时的扭动

    一下自己浑圆的臀部。

    好似榨汁机一样,韩佳人温软的花径变成一个吸精的妖穴,哪怕我咬紧牙关

    也没有忍住这蚀骨的快感,在韩佳人的攻势下土崩瓦解,全家一抖,龟头在韩佳

    人的花蕊之中喷射出炽热的精液,一滴不剩的被她的小穴吃下,两个人赤裸着身

    体扶着墙喘气。

    韩佳人无力的回头瞪了我一眼说:「快点走!要被你害死了!」「哗啦啦!」

    浴室门被拉开,延政勋愣愣的看着坐在床上的韩佳人说:「老婆你什幺时候回来

    的?我都没听到声响! 」「是吗?」韩佳人忍着酸软无力的感觉站起身,「我要

    去洗澡了,今天工作一天很累了。 」说完就进了浴室。

    延政勋看着韩佳人的身影说:「说了不需要你出去工作,我能养的起你,你

    说你成天累成这样子到底是为了什幺? 」韩佳人身体一顿,吐了一口浊气,迈动

    双腿走进了浴室。

    我坐在车里,看着手里黑色的蕾丝内裤笑瞇瞇的塞进了兜里,发动车子,一

    个漂亮的转弯掉头,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消失在了茫茫大雨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33.com